第七十七章 以绝后患

黎明边缘  作者:雪中红

“梁长官,你别把它弄死了,要活的,最好弄晕。”叶秋提醒道。

“完全没问题。”梁逸指尖一颗小石子儿,对准秃鹫那么一弹,“咻!”“啪!”“咕!”三声同响,力道中庸,把秃鹫打下电线杆。

“弹指神通啊!”叶秋兴奋地跑了过去,掂起秃鹫甩了甩,“好家伙,真是只大雕啊!”

“抓紧时间。”梁逸把c.4丢给叶秋,“你来弄这些名堂,我掩护你。”

一条街道游荡的行尸并不多,梁逸几剑就削断了它们的脑袋。

叶秋找来3根木棍,在中央街区打了3只木桩,把秃鹫和c.4一柄绑在木桩上,问:“梁长官,爆炸时间设置多久比较合适?”

梁逸道:“10分钟吧,我们撤退需要时间,吸引狂暴者也要时间”

“好。”叶秋三两下设置好时间,“大功告成。”

“对表。”梁逸伸出手:“清晨5:37分,3分钟封顶西北瞭望塔,最迟5分钟后吸引感染者,计时开始!”

“滴!滴滴滴……”

大爆炸,倒计时。

梁逸和叶秋抓紧时间往西北瞭望塔跑去,3分钟后,两人相继登顶,叶秋架起M95,瞄准秃鹫的翅膀,“轰!”震天枪响才刚刚响起,秃鹫的翅膀就被打烂了半边!

昏厥的秃鹫冲疼痛中醒来,“咕咕咕……”一个劲儿地哀嚎着,挣扎着,可它翅膀已断,又被绳索禁锢,怎逃?

枪声打破宁静,哀鸣持续发酵,咆哮点燃黑夜!

“嗷!”

感染者彻底狂暴化,奔袭出房屋,从四面八方边中央街区的秃鹫靠拢!

“唉,真是一只可怜的雕。”叶秋点燃一根烟,用狙击镜默默地观察着秃鹫的惨状,“雕毛都给扒光了……”

“你这枪就不能装消.音器么?”梁逸皱眉问道。

叶秋傲然道:“大炮的枪头很特别,它是个不屈不挠的王者,真正的男子汉,打.炮从来都不带套的,因为它们的子弹永远都会比声音先到。”

梁逸轻叹道:“这不是一把实用的好枪,至少在当前来看不是。”

叶秋道:“我都还没拿它开过荤嘞,你怎么知道它不实用?不过m95的子弹,拿来打这些活死人的确大材小用了。”

声音越大,吸引的狂暴者就会越多,不同于其它瞭望塔内的5人小组,他们只有2个人,弹药有限,难免麻烦。

“梁长官,你快看!”叶秋突然惊呼。

镇子里的狂暴者几乎都聚拢在中央街道,大概250到300之间的数量,大多数是组织成员,少部分的平民和女人。秃鹫已经被尸潮践淹没,可能最多只剩下一撮毛……C.4本应该被埋藏在尸潮中等待引爆,可就在这时,一个身穿绿皮军衣的“长官”剥开尸群,并从尸群中找出了即将引爆的C.4!

“长官”冲着西北瞭望塔上的梁逸和叶秋咆哮,仿佛是在告诉他们:我已经发现你们了!

“操,他在瞪我!”叶秋扣了扣发麻的头皮!

“快!弄死他!”梁逸急忙催促道。

叶秋拉栓上膛,刚要扣下扳机,突然一道黑影从窗口冲进塔屋,照着叶秋的面扑了过去!

叶秋大惊,反应相当迅速,低头躲过“黑影”的扑咬,拔出军刺就要捅杀,“噗呲!”梁逸却率先一剑,斩断了“黑影”的脖子!

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叶秋脸色苍白。

“先干掉那只狂暴者!”梁逸一指尸潮中的“长官”,可为时已晚,c.4竟被扔出了10m开外!

“嘀嗒,嘀嗒,嘀嗒……”秒针逐渐跳动,Am5:36分……Am 5:37分!10分钟的爆炸时间已到!

显然,“军官”变异了。

“轰隆!”一声震天巨响,势头强劲,但狂暴者无一伤亡……“该死的东西!”梁逸大声怒骂!

“CNM!这祸害一定就是那个什么土匪头子巴卡,活着不做好事,死了还不消停!”叶秋架好m 95,瞄准“长官”的脑袋,一枪击发!“砰砰砰!”子弹连碎几具尸体,最后准确地命中目标!“长官”给开了瓢!

八座瞭望塔的枪声不再矜持,狂暴者也不再客气,各闻枪声朝瞭望塔袭去,恶战就此爆发!

“大家小心会爬行的‘疯狗’!”梁逸用最大声音,提醒最近的一座瞭望塔,可枪声的宣泄实在太大,他的劝告根本无法传达!

在配备先进的武器和占领制高点的优势下,30人对抗300个狂暴者,平均每人放倒10个,倒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根据原先的战术,用夜光棒照亮视野,用步枪精准击杀,8座瞭望塔所构建的火力网势头生猛,一股脑冲锋的狂暴者即使没被爆头也被子弹轰成了肉泥。

梁逸不敢掉以轻心,一边拦截冲来的狂暴者,一边监视着几座瞭望塔的动态,“疯狗”会爬行,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偷袭塔屋,他生怕——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怕什么果真就来了什么,西南角的瞭望塔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!

叶秋急忙调转枪头,“梁长官,又是那种疯狗,好多只,有民兵被咬了!”

“狙杀疯狗,帮他们解围!”梁逸急忙吩咐道。

“数量太多,我……试试看!”叶秋咬了咬牙,调准好焦距,正要扣动扳机,却听“轰隆!”一声巨响,西南瞭望塔被炸得四分五裂!

“他们……自雷了。”叶秋深吸一口气,惋惜中带有敬畏。

散落的木屑,纷飞的热血,无畏的勇敢,民族的气节……必然会成为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。

“别发愣,从现在开始,我来阻击瞭望塔下的狂暴者,你用狙击消除‘疯狗’对其它瞭望塔的威胁,尽量在天亮之前结束战斗。”

距离天亮已经不远了,Am6:04分,黎明曙光已有了初芒。

15分钟后,剩余的7坐瞭望塔全面停火。

“你狙杀了多少‘疯狗’?”梁逸关心道。

叶秋长吁一口气:“被我打死的有17只,自雷炸死了3只,我们这里1只,算起来就是21只,数量对头么?”

梁逸摇了摇头:“疯狗的数量起码有30只,必须找出来杀掉!它们极度危险。”

叶秋怒骂道:“这他妈土匪头子,一枪崩了他真是便宜他了,唉,这世上总有这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畜生。”

梁逸对最近的瞭望塔打了个“停火”的手势,并用本地话呐喊道:“时刻戒备,天亮了再下塔!”

枪声停止后,小镇又恢复了死寂,梁逸的传音格外清晰,各大瞭望塔都相互打手势,示意明白。

又是一个黎明,虽或多或少有些牺牲,但兰斯小镇歼灭战大致算是结束,剩下的只有清扫战场。

梁逸面向西南方,烟一根接着一根,他口头上不说,表面也不显露,但心里却满是愧疚……死了4个人,4个善良的老百姓,他们或许有自己的妻儿,他们再也享受不到幸福。

“唉……”终究是一声哀叹,也只能是一声哀叹,不了了之。

5根烟后,朝阳也已经爬过地平线,红灿灿的日光顷撒在小镇上,如批一件秀美衣纱。

“下塔了。”

梁逸扔掉烟头,踩熄,打了个手势,率先下塔。民兵响应,下塔之后一并自觉地往西南方向靠拢。

忠魂若死,马革裹尸。

瞭望塔下只找到3具半民兵的尸体,还有半截不知所踪,大家齐心协力,东拼西凑还是缺了一条胳膊……

民兵们从房中找出四床毛毯,裹上尸体,用当地习俗祷告了一会儿,两两抬着送出兰斯小镇。

“剩下的人分成两队,我带一队,叶秋你带一队,抓紧时间清理,屋中每个角落都不要放过,”梁逸瞥了一眼时间,“现在是清晨6:29分,3个小时之内清理完毕……算了,12点之前吧,大家都累了,”他轻声一叹,冲列队的民兵挥挥手:“开始行动。”

15人一个小队,不敢轻易分开,搜索的程度仔细到任何事物,哪怕是一个小瓶子,哪怕是一只蟑螂。

Am12:47分,叶秋收队,结束了长达5个小时的搜索。

“你发现了几只疯狗?”梁逸扔下一只麻布口袋,一颗圆滚滚的人头从袋口里滚了出来,“我这里有3只。”

“这么多啊?我一只都没有发现……”叶秋惊讶着,挠了挠头道:“是不是我们搜索得不够仔细?梁长官你是在哪儿发现它们的?”

梁逸道:“大多数是在地窖和衣柜里面,它们有智商,懂得躲藏,不清理掉会是个巨大的麻烦,”他又担忧,“可算上清理的3只,也才歼灭24只,还有几只在哪儿?”

“每一间房屋的地窖我们都有搜索啊……算了,我们再去搜索一遍,MD,不敢出岔子。”叶秋说着就要招呼民兵离开,梁逸喊住他道:“不用在这上面浪费时间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”

“这一带有很多秃鹫,感染者的尸体不能留给它们,先找一块空地把尸体集中焚毁,然后再把小镇有用的物资和军备全都搜出来,”他瞥了一眼腕表,“现在是13点整,在天黑之前弄完这一切,然后一把火把小镇烧了,以绝后患。”

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八章